十五李佳音

痴。

【刺客列传同人】天玑小世子的日记

Momolily:

*齐蹇


*隐含钤光、仲孟和执离,各家包子出没


*短篇一发完


 


我叫蹇恩,今年9岁。


父亲是天玑君王,阿爹是天玑上将军,兼职铸剑师。


据父王说阿爹乃将星转世,曾率百万大军将染指中原的外敌击溃。


我一直持怀疑态度。


如今国富民安没有机会一睹阿爹大将军风姿,但从阿爹平日在家对父王言听计从温柔绵软的样子来看,怎么也不像一个大将军嘛。


说起我的名字,父王每次都揶揄称‘恩’是报恩的意思,阿爹却连连摆手说不是这样。


搞不懂。


我有两个弟弟,二弟齐澈,三弟齐成文。


二弟是个当之无愧的学霸,在同龄小朋友里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特别擅长洋文。那些外文单词在我眼里就是一坨坨蝌蚪,一个词都看不懂,他却能熟练读写。


但二弟文言文就稍逊了些,经常词不达意。上次写作文,把“阿爹擅舞剑打仗,甚好”写成了“阿爹擅耍贱打人,肾好”,惊得夫子一身汗,每次看阿爹的眼神都深邃了几分。


我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活泼好动体能上佳,阿爹常会铸精美小宝剑给我,然后教授我射骑剑法。


二弟和我相差2岁,三弟今年却只有1岁,脖子上戴着阿爹亲手打造的长命锁,还是一个粉嫩肉乎的小团子。


我问阿爹三弟算不算老来得子,阿爹还没说话,父王就一脸冷笑的说:本王还年轻得很!


然后缠了阿爹一整天拐弯抹角问同样一个问题:本王好不好看。


阿爹用非常真挚的眼神看着父王,答:犹胜当年。


不过父王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早朝时连摔七本奏折。阿爹只好去城中最有名的舶来成衣坊定制了一套新衣服,父王穿着那件华丽丽轻飘飘的白衫很是满意,而花掉了整个月零花钱的阿爹居然笑得比父王还开心,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


没眼看。


真是给我们酒窝党丢脸。


 


阿爹懂的东西很多,经常会给我讲一些叫做天文的知识。


其实我很喜欢听也能听懂,只是白天阿爹讲的和晚上父王给我讲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不仅不一样,有时还会非常矛盾。


让我很是崩溃。


比如父王告诉我有神迹飞过的时候要虔诚合掌许愿,特别灵验。


但阿爹却说那不叫神迹,是流星罢了。


我问那许愿还会灵验吗。


阿爹笑着说当然不会。


我说可是父王告诉我特别灵,他原来许的那些愿望都实现了。


阿爹愣了一下,居然羞赧浅笑着说那就听你父王的。


啊?所以到底是怎样?


还有一次快要过节,我拎着一篮糕点准备拿到厨房,阿爹看到问这是干嘛用的?


我说是给灶神吃的。


阿爹翻了个白眼,说这是封建迷信,叫我把糕点分给弟弟们一起吃了便是。


我疑惑的说,可是父王嘱咐一定要供。


阿爹话锋一转:那就听你父王的。


我问那我们还能吃吗?


阿爹过来捏我的脸:说好是给灶神的,你怎么就知道吃!


呃,明明是阿爹你先提的啊。


心好累。


 


好在我平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学堂里上学。


钧天小学堂是一所非民办综合类学堂,方圆百里王公贵族的小孩都在这里学习。


比如天权小世子,每天早上他父王执明都会送他来上学。


执明伯父是一个很亲(you)切(zhi)的大人,和我们班级同学基本都能打成一片,很受小朋友欢迎。


天权小世子随身携带的小洞萧内有乾坤,非常别致,而他对我的各种小宝剑也艳羡不已,我们都是学渣,又都对兵器感兴趣,关系算得上不错。


熟了之后,有次我忍不住问他,怎么每天都是你父王送你上学,他不用打理朝政吗?


天权小世子说你有所不知,我父王本来也什么都不管的,天权政事都是我慕容阿爹处理。慕容阿爹说了,让他能在外面待多久就待多久,清净。


气得站在一旁的天权王大喊:小兔崽子,放学不带你去抓鱼逮鸟斗山羊了!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的同桌是天枢小世子,挑染了一缕讨人厌的黄色头发,还总是攻击我的小辫子。


某个课间,例行嘲笑了我的小辫子被我毫不犹豫怼回去之后,这家伙居然叉腰大声说:我阿爹说了,你要是欺负我就让你们家没粮吃!


呵呵,谁怕谁。


我利用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用更大的声音说:我阿爹也说了,你要是欺负我就让你们家都改户口!


然后这家伙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们在地上滚来滚去。


天璇小世子急道:阿爹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打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而天权小世子则兴奋的蹦高:吵架啦吵架啦!大家快来看热闹哇!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四个都被请了家长。


一通语重心长的批评教育后,天璇公孙丞相斯文有礼地忍不住抱拳问,敢问夫子,我家小孩好意劝架,何错之有?


夫子笑眯眯的说:大声哭喊,扰乱课堂。


……


 


回家路上,父王的脸色很是难看。


老实说,在家里我最怕的就是父王了,倒不是因为他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他其实非常疼爱我们兄弟三人,算得上宠溺了。


关键是因为父王身体不好,经常头昏脚软,要是把他气到昏倒,我可不能像阿爹那样及时有力的接住啊。更何况作为一个学渣,学习不好就算了,至少应该安守本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我有些不安和委屈的拽了拽父王的袖子:父王你别生气,不过…方才真的是天枢小世子先动的手。


说到最后,居然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我慌忙用袖子抹眼泪。


父王蹲下身,在腰间摸索了一会,竟掏出一块我最爱的芝麻方糖,剥开塞进我的嘴里,然后大力揉我的头,“本王没生气,”他眯起眼睛,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陈年旧事,咬牙切齿道,“这天枢世子和他爹一个样,都爱动手动脚的,讨人厌。”


我不明所以,一边感受芝麻糖的甜香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那父王你不生我气哦?


父王用袖子帮我擦鼻涕,挑眉说:本王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还记不记得你阿爹平日是怎么教你的?


我说记得,谁怼我就要加倍怼回去!


父王赞许点头,伸手戳了戳我的小酒窝。


后来,听说天枢小世子把他父王气到吐血,被他仲姓阿爹狠狠修理了一顿。


从此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除了习武弄剑,我还有一大爱好,就是吃,尤其喜爱甜食。


某天,我忽然很想吃桂花糕,父王总说这东西过于甜腻要少吃,不过我掰着手指算了算,我已经有半个月没吃过了,所以要个一块半块不成问题。


我跑到寝宫门口,就看到父王气鼓鼓的坐在床上,阿爹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


说起我父王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喜怒无常。


只要他和阿爹吵架,哦,说吵架实在言过其实过分夸大,顶多就是发生点鸡毛蒜皮的别扭,父王就会冷战,既不和阿爹说话还闭门不见人,只用写信的方式和阿爹交流,就和我们学堂上传小纸条差不多,把阿爹急得团团转。


不过这种冷战通常不会持续太久,最长超不过1个时辰,阿爹哄一哄,父王就会服软。


就好比今天。


虽然父王已经不气了,但时机不对,我就没敢开口要桂花糕。


雨过天晴和好如初,阿爹在院子里修剪葡萄架,我闲来无事便跑过去问出了我长久的疑问,其实传小纸条还挺好玩的,为何父王每次这样,阿爹就一副心如刀割的样子呢?


阿爹有些苦涩的说是因为‘见字如面’这四个字,然后小声嘀咕:都这么多年了,还耿耿于怀,你父王心眼真是和针尖一样大。


我问什么叫心眼和针尖一样大?


阿爹却止住话头不告诉我。


我狐疑的看着阿爹,说阿爹不告诉我,我去问父王。


阿爹吓得立刻变脸。


……


 


万万没想到,最后我还是吃到了桂花糕,作为阿爹给的封口费。


我一边吃着甜甜的桂花糕一边想,虽然我还是没搞懂心眼像针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桂花糕真是太好吃了!


以及我再次确定,阿爹这个样子,果然一点也不像个大将军嘛。



评论

热度(276)

  1. 天地一行者Momolily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地一行者Momoli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