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栽在一根木头上是怎样的体验(蹇宾第一人称系列2)

什么?我上一回说小齐原来是土土的山野小樵夫?
不存在的。

我的小齐最酷。
————————————
我被融雪冻得高烧那次,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和他的牵绊早已不像原先那么浅。自从我的母妃去世,没有第二个人因为我受苦这么含泪守在我身边,直到小齐出现。

我对外向来不是什么软弱的人。身为天玑侯的嫡长子,继承者,我从懂事开始就被培养的很有上位者的风范。但这不代表我内心不渴求温暖。

恰恰相反,谁对我真心,我便真的会对他另眼相待,至少温柔言语不在话下。大概人就是喜欢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吧。毕竟我这个身份,真心待我的人一辈子能遇到几个呢?

小齐更是例外中的例外。我因为他武功高强而欣赏,甚至有点崇拜他;因为他为人正直,对我忠心耿而信任他;又因为他处处护我,照顾我无微不至而依赖他。

我早就已经离不开他。或者说,我经历了有他呆在我身边,默默守护我的日子,我已经不能接受失去他了。

这算什么呢?

春天出门踏青,看见总有姑娘含羞带笑的频频偷望他,我简直浑身上下都冒着酸味——我的小齐只喜欢我!河边杨柳依依,桥上的我却负气拂袖。

这就是喜欢,我只好认栽了。

后来我发现以前这些都是干醋,小齐只喜欢我。他在仲堃仪那个心机boy面前都是油盐不进的。

他在感情问题上属于有话不说型,我呢,是有话不直说型。

我也不是没有犹豫过,要不要疏远他,和他保持距离。但稍微一设想,我就把这个否决了。他在这里,唯一的牵挂就是我,唯一的知心朋友也是我,如果我不搭理他,小齐要如何自处呢?何况我一开始就准备把他当心腹的呀。

其实当初为自己找了数个理由,我还是觉得像掩耳盗铃——我就是喜欢和他亲近,我也不反感他喜欢我这件事,反而有点窃喜,只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的储君之路从来就没平坦过,往后做了君上处境会更加复杂,虽然小齐以侍卫的身份伴我左右,我也并不愿意他真的为我屡次犯险。我难免忧虑往后的事。

后来就真的被我猜到了。侍卫一职,他做的
尽职尽责,与我,为我,出生入死。我渐渐明白过来,这大概,就是他对我表达情意的方式吧。

他喜欢这种方式,不代表我喜欢。每次看他咬牙忍痛,负伤护我,我总是心里急的跳脚,还要保持冷静,方便思考。那心慌意乱,实在是让人备受煎熬。多一次这样的经历,我就在这份感情中沉溺一分,往后更是争分夺秒的对他好。不知你们懂不懂。生于乱世,就是这么等不起。

而且我是不甘心的。这么发乎情,止乎礼,反而显得我们疏远了。所以我还是喜欢逗弄他,看他练剑呀,敲两下桌子看他进不进来呀,装晕倒让他抱住呀,偷偷摸他胸揩油呀……总之就是,多见面,多接触,多交流。

我是笃定了他听我的话,总是以我为中心,不忍心我受累,不忍心弄疼我。护我爱我这样的心理。

当然,关于后两条……之后我才发现是我太天真,呵呵。

我当君上的时候,他还是我的侍卫。不过他那会已经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了。于是在他成年礼那天我陪他喝酒,在苦苦权谋中难得谈心一回,互道幼年往事。他还说我的幼弟脾气很像我,我问他我脾气怎么样,他却笑笑不答了。

看来是不怎么样了。不怎么样你还喜欢我喜欢成这样。

我后来不胜酒力,是他扶我回房的。他在我身边,我便一路毫无顾忌地闭着眼睛赖在他身上。大约也是因此他以为我醉迷糊了吧,把我放在床上也不走,在床边安安静静地,估计就这么看着我。

因为酒意,我也没睁开眼说话。倏忽他的鼻息逼近,带着酒味的柔软、年轻的唇就覆了上来。

我心下暗喜,这根木头终于开窍了。不枉我费心诱惑。我就缓缓睁开眼,笑着看他,正想搂上他脖子,我的小齐就飞也似的跳开,站直,转身往门口走去。

我情急之下喊了他一声小齐!他也只是顿了顿,跟我道歉,让我好好休息。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没见到他,就去他房间找他。结果只看见桌上一张字条——

这个满心满眼只有我的人,居然因为偷亲我被我发现,就默不作声的逃回山中了!

气死人气死人。

我只好隔三差五给他写信,催他回来,说我想他,跟他吐槽近来烦心的事。他也会回我信,用“见字如面”安抚我。但就是不回来,可能是想整理好心情再来面对我吧。

诶,其实大可不必这么压抑自己的感情啊。我都回应得这么明显了。

半年后我终于憋不住上山去找他,结果又遭暗杀,情势危急之下他终于接到飞鸽传书来救我。我被拦腰划了一剑,他替我包扎。见他皱着眉心疼不已的样子,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默默看着他有条有理地处理后事,我看出了他当时的小心翼翼——包扎伤口时姿势暧昧,他似是将我抱在怀里,我很想回抱住他,又怕他再次离我而去,勉强讪讪作罢。

其实我见他出现就莫名鼻酸,心下委屈,很想抱住他的。

当时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满脸心疼和自责,却总是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心底五味杂陈,小齐他自从在我身边护我,年少时的天真烂漫越发隐匿得深沉,年纪轻轻,似乎很少开怀了。我觉得对不住他,恨不能和他一起住回山林间。

后来我才明白,对付这种榆木脑袋,你得对他直说,当面告白,逼他回应,他才会袒露心迹。

诶,我一个被暗恋的主子,被逼无奈主动表白,还勾引,这叫什么事啊。(虽然我乐得做这种事,可事实证明后果我承受不来。掩面)

现在?现在他闲下来总爱缠着我做那床第之事。要做的时候也不直说,就爱轻轻在我耳边阿蹇阿蹇王上王上的唤我,搂着我的腰,嘴唇蹭我耳垂脖子那种。还老是让我教他新体位。真是被他羞也羞死。

可能血气方刚那会被他自己压抑太久了吧。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没早点和我做这种事。

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如果他乖乖照我的计划来,他偷亲我那次,我顺水推舟,就不至于憋这么久。

评论(1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