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论洋气top1看上山野小樵夫的可能性

蹇宾第一人称视角

——————
我是钧天国共主启昆薨后自立为王的原天玑侯蹇宾。

我知道你们很好奇我和我家……咳,将军的过往。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如果你在我15岁时告诉我我以后会和一个土土的山野樵夫纠缠不清,我肯定会生气,然后想办法整你。

但毕竟世事难料,我就是栽在那位少年手上了(居然还比我小!)

山中初识,他救下我,在山林里养伤的时候,我并没有对他产生太明显的微妙的情愫。反而,一开始我是很防备又嫌弃的。

这个少年自称从小在这山间长大,在我眼里就是来历不明,谁知他会不会受人指使“借我病,要我命”。但我那会负伤在身,只能暂且将就着,依靠他的照顾,半信半疑的住下来。

我醒来五日之后,便开始非常信任他了。因为他对我实在无微不至,眼中皆是少年郎的澄澈清明,也没有在我装睡时与外界有什么秘密来往。可见一切如他所说,只是偶然相救。

再后来,因为我行动不便时处处受他照顾,虽然我从小被人伺候惯了,却对他背我、抱我、扶我去茅房、喂我喝鸡汤这些事觉得莫名窘迫。他心细如发,年纪轻轻,居然很体贴,总是用各种方法化解我的别扭。我开始信任,依赖他。那时我就在盘算着怎么把他招入我麾下,作心腹。

于是才有了他送我回府时,我那回眸一挽留。(在回府路上我见识了他的武功高强,留他的心思更加笃定。又知他不见得愿意放弃山间清闲,才下定决心用权宜之计把他带进府)

他刚进府时,我们全府上下都是把他当作我,小世子的救命恩人礼待他的。我在外人面前特别尊敬他,想着给他在府内立个身份,又求父君让小齐教我武功。父君深以为然,出面请他当我的师傅,小齐哪里好拒绝,便这么留了下来。

他教我武功,我有用心学,却没拼尽全力学,总是在他面前装作各种疏漏,再借学艺不精又屡遭暗杀为由(顺便装可怜),(强行)把他留了下来,作随从侍卫。

从那以后他仿佛安下心来,一心扑在了我身上,忠心耿耿,不疑有他。当时的小齐在我心里有点傻的可爱,年纪轻轻做事却总是循规蹈矩一板一眼,偏偏他又是为数不多我可以交心的人,我便喜欢心情好时逗逗他。

比如,我在书房处理事务烦了,装模作样瞟他一眼“小齐今天穿了新衣服呀?挺俊俏的”

或者,我在房中梳头,他从门外跑进来,禀告急事,有些冒失。讨论完后我就走过去假模假样的替他梳头。一边抚着他乌黑柔软的细发,一边说“小辫子编的不错,就是你跑太快,剩下的头发都乱了。”

再或者,“外面热得紧,小齐你看你满头的汗”,然后取来手巾替他擦汗。

这些举动在他眼里都是有些逾矩的,所以我故意爱做这些作弄他,然后在心底偷笑。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他的不对劲了。

我夸他新衣服好看,他当时耳朵微红,后来倒很爱穿那套;我替他梳头,第二天就发现那梳子不见了,会想起来是我后来递给他,他就没再还给我;连那块手巾,我都见他天热外出随身带着。

我当时想,我的小齐,该不会暗恋我吧。这个念头闪现,心里是有些乱的。

当然,日子并不总是那么轻松愉悦的。权利阶层的斗争时时都存在着。

直到那次我因为倔脾气死不认错,三九严寒在父君书房外跪了一天,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看见他咬着牙眼眶通红的看着我。

我心一软,隐隐料到了以后自己和他的相处模式。

下回预告:栽在一根木头上是怎样的体验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