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情有独钟(*齐蹇 *生子 *孕期Play *一发完)

这里有一个学会了开车但很辛苦的小齐。


——————————


这几日蹇宾变得嗜睡,肝火似乎愈发旺了。齐之侃有点纳闷,他和蹇宾新婚燕尔,应该是了结了他的王上一大心愿,两人的关系又向来如琴瑟和鸣,不该让蹇宾有什么烦心的。朝局 亦无大事,蹇宾怎么似乎更加劳心劳力了?


他心下担忧,又不能如何,只好在身旁给他默默捡奏折。(是的就像以前一样)


直到有一次,煎饼在后花园走着走着,本来心情不错的样子,突然往他怀里倒,他以为煎饼又玩假摔(误),不成想这次扎扎实实地晕倒了,吓得他不轻,自然是将人抱至寝殿宣太医。


诊断出的结果让他又惊又喜,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他知蹇宾是个双儿,但从未想过蹇宾怀上他的孩子是怎样的情形。直到太医领完赏,下人退去之后,他坐在床边轻抚着蹇宾的额前碎发,才渐渐消化了这件事情。


然而蹇宾醒来后,齐之侃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臣有罪,让吾王受累了。”


        近日里蹇宾消瘦得明显,细细看来脸颊都变得微微凹陷,他着实心疼。如今虽知是喜事,但一想到是自己的锅(误),心中难免自责。


不想这话一出,又被蹇宾打趣道:“齐将军


,如今你的小世子都已经在我腹中,怎么还是与我如此生分?”


齐之侃闻言也笑了,他的王上总是爱这么逗他,心下的忧虑也减淡几分。


只是从今日起,不能再让蹇宾太过操劳了。


他凑过去将蹇宾扶起身,又问蹇宾:“阿蹇,可否选几位学识渊博,策论又好的文臣,一起来帮你批折子?你做决断他们动笔,给些建议,这样,你或许能轻松些许,也不必一直端坐着。”


蹇宾眼神温柔和煦,嘴角带笑地望着他的小齐,觉得他的心上人实在可爱得紧,“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后来,不仅有了帮忙的臣子,蹇宾处理公务的地方也从单一的大殿内变成了寝殿,书房,天气好的时候就去各种亭子,湖边……因为太医说孕期心情愉悦很重要,齐之侃默默记在了心上,才想出各种花样。除此之外齐之侃还吩咐下去,给蹇宾准备水果,糕点,小吃,连隔壁天璇的公孙副相都听闻了这事,还特地快马加鞭送来天璇特产的当季水果杨梅,还附信一封,上面写说之前陵光怀子嗣时很爱吃。


蹇宾对这件事的评价,只说了四个字:“陵光真土。”(杨梅:我有什么错啊喂)


☆*☆*☆*☆*☆*


后来的几个月里,蹇宾经受了身体的各种不适,齐之侃本来对小生命没有太大的感知,如今摸过蹇宾撑得圆鼓鼓的小肚子,也不敢再小瞧“他”——实在是会折腾人得很。


为了缓解蹇宾身体上的不适,齐之侃每天晚上都会给蹇宾揉腰,疏解疲劳酸疼。


今天发现蹇宾因为怀孕而双脚微微浮肿,齐之侃顿了一下,问道:“这几日走路会疼吗?”没多说别的,蹲下去给他轻轻揉捏,但蹇宾知他肯定又自责了自己一番。


他的将军似乎过于担忧了。


“小齐……”蹇宾低头看着帮他捏脚的齐之侃,睫毛下垂,遮出出两块小小的阴影,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齐之侃没有接话,静静地等待他的下文。


“小齐曾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你尚且年少,却总是尽力对我悉心照顾,待我之心赤诚,我一直记在心里,非常珍惜……可是自问当初却没有对你做到完全的信任。”他顿了顿,似乎在整理思绪。


“那时,我看着你在我身边,从少年变为一个独当一面的青年,心里复杂得很。我因为你的稳重和担当而更加信赖于你,但也心疼小齐少了山中的笑颜。而小齐似乎从未将这些放在心上,一心为我……你可知你这份情意,对我这个见惯阴谋算计和无情杀戮的侯府公子,有多珍贵?好在无论当初如何坎坷,我都没有弄丢你……我是这天玑的王,更是要与你共白首的蹇宾。有这个孩子,我很欢喜,他是你我二人的纽带;这些苦,我受得起,也乐意受。小齐可愿意,好好的接受我对你的这份回应?”


说到这最后一句话,蹇宾才终于微微抬起眼,目光柔得带水,望向齐之侃。这才发现齐之侃看着他的目光灼灼,一如当年他为他穿铠甲时。


齐之侃虽不如蹇宾这般心思细腻,也知道骄傲如他的王上,这般表露心迹实属难得,心底触动自不必说。


他低头拢起蹇宾双脚,放到床上,让蹇宾坐躺着,自己起身坐在床沿。


再次四目相接时,一吻缠绵。

iiiiiiiiiiiiii车在这里

————————

我再也不要写小黄文了,憋死我Orz   

评论(3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