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双白初夜(肉无误,含感情线见解,一发完)和谐了重发

想写齐蹇的甜蜜初夜XDDDD

之前看微博,刺客剧组的服装造型师说,小齐的发型用辫而没用挑染,是意指纠结;服饰以白色为主色,到后来黑色花纹越来越多是暗示他们在事件漩涡中越来越难以抽身。

如果把黑色视为感情的纠缠,而服饰黑色首先变多变明显的是煎饼王,因此我也推断,煎饼先动情。

我仔细琢磨了双白的剧情,觉得少年蹇宾难得遇上个不求回报,真心实意对他好的人——齐之侃,开了情窦,也十分珍惜齐之侃对他的百般呵护。又因为自己心思细腻,怕自己的感情太过外露而唐突冒犯了心上人,所以他把齐之侃留在身边,以君臣或挚友的身份,希望他和自己亲密无间。

小齐比较忠犬,又年轻,感情方面有些迟钝,可能早就情根深种而不自知。等到后来天玑建国那会,

或许他隐约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意,明白蹇宾于他重于其他一切,可是潜意识里逃避自己的感情。所以又把自己的感情箍在君臣框架内,不敢僭越。所以每次煎饼撩他的时候,他的眼神温柔得快滴出水来,却又有些慌张不知所措。

 

直到蹇宾第一次替他解战袍www他的目光开始非常直接,应该是也明白了蹇宾对他的用心,看出了两人之间那粗粗的双箭头。

 

于是我认为,初夜应该发生在小齐攻下五座城池做聘礼,回来之后。

蹇宾因为思念和喜悦,心中情意将诉未诉,最后窗户纸因为酒后冲动捅破。

_________

长~言尽于此   下面上正文。

处女作,还是小黄文(捂脸  实在太喜欢双白了,才下的笔。

有不足请多多包涵

都说酒色熏人醉,齐之侃向来克己有度,从不受这些牵制。

 

庆功宴,着实不是他喜欢呆的场合,他知道蹇宾也向来不喜欢推杯换盏,可今天的王上有些反常。

 

嘉宾笑着饮酒,却像是要借酒浇愁一般,不管那酒浓否烈否尽往自己嘴中灌。

 

齐之侃在下面看的不自觉皱眉,心中担忧得紧。

 

看到蹇宾摇摇晃晃,身体倾斜,脚部不稳,他比旁边的小太监快一步接住了蹇宾。蹇宾神色有些迷离,看见稳稳扶着他的齐之侃,莫名温柔笑了下,唤了一声“小齐”。

 

齐之侃见状回过头跟小太监交代了几句,将蹇宾扶回了寝殿。他现在成了外臣,颇有不妥,将蹇宾安置好,便转过头想离开。

 

回身没走几步,就听见蹇宾叫住了他。让他留步。

 

他走到蹇宾床榻前,单膝屈下,拱手到“王上还有什么吩咐?”

 

蹇宾朝他招招手,“你过来,到我身边来。“他顺从地起身靠近。

 

蹇宾直起腰,含着酒气,声音不像之前那么含糊,清醒了些许,仰头问齐之侃道:“本王知道小齐不爱金银珍馐,赐你这些也只是场面上做给众人看的赏,小齐可有什么想要的,现在私底下跟本王说,只要本王能给的,都给你。”

 

这话说得毫无原则可言,听上去实在不合规矩,说着说着又站起身,面对着齐之侃靠的很近,晃晃悠悠的。周围无人,气氛因为最后那三个字,无端变得多了几分暧昧。

 

齐之侃又低下了头,眼神压抑,语气无措,”为王上效力,是末将本职,之前已经封赏厚禄高官,更无需再多什么赏赐。“

 

此次与天枢一战,是齐之侃第一次领兵打仗,蹇宾多日忧思,担心前线战况不说,心里还念着他的小齐有没有受伤,有没有遇到险情,食难下咽。每每想到临行前他为齐之侃宽衣穿盔甲时,齐之侃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心里就被汹涌而出的甜蜜填满,有什么像是要冲破禁锢一般叫嚣着出来。

 

多年压抑的感情,混杂着思念,想趁这次醉酒壮胆的机会,化为一夜春宵。


 和谐了请戳这里


自己这辈子的姻缘圆满了,陷入昏睡之前的蹇宾如是想。


评论(18)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