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ABO原耽】痴随 第一章

顾承文&纪徽

ABO 沉稳高官Alpha攻&Beta转Omega前特种兵保镖忠犬受


正文  第一章

今年第一场秋雨瑟瑟落下,消解了一整个酷暑的燥热。纪徽打开车窗,微风轻轻拂面而来,眼前是宏伟的汉白玉建筑。

 

这里是国家首都行政厅。

 

他在等他的大小老板会议结束。大老板是央行行长,小老板是大老板的秘书,纪徽是他们的司机。

 

纪徽退伍之前是个特种兵,身为Beta能成为一名特种兵,可见其意志力强大,体能锻炼方面也颇有天赋。退伍后,平时比较关照他的领导把他介绍给现在的部门,说是做行长的半个保镖兼司机。他孤身一人,没有妻女。而父母在江南老家,有姊妹兄弟照顾着,日子惬意,无需多牵挂。

 

然而刚开始找工作时,反而是这种自由让纪徽很茫然。生活环境突然从纪律严明的部队变成冷清的公寓,他很不适应。正好,那位领导的介绍的工作需要24小时待命,正合他意。两年下来,和几乎所有成人beta一样,工作成了他的重心。

 

大老板从层层台阶上下来,身后跟着小老板。大老板顾承文年近四十,西装革履,风度翩翩,面若平湖,五官棱角分明,没有啤酒肚和满脸肥肉。小老板李凌也是一如既往文质彬彬没有攻击性的样子。所谓人不可貌相,对于这两位的手腕,纪徽颇有耳闻。

 

纪徽觉得自己对大老板一直是心怀崇拜和敬畏的。他前半生里,也曾遇到过非常优秀的人,但没有遇到过大老板这么优秀的人:身居高位,却极度自律,头脑清晰,待人平和,冷静、体面,儒雅——做他的下属纪徽深感荣幸,两年来不知不觉间培养出的那份忠诚和信赖,似乎已经成为了纪徽基因中的一部分。

 

这么抬起头,望着不远处踱步般从层层汉白玉阶梯上下来的顾承文,纪徽心想这不知道算不算偷看大老板,毕竟他大多数时候都对他微微低着头,身为下属,不好直视。

 

略微一晃神,顾承文和秘书李凌就走近了,纪徽微微弓着脊背去开后座的车门。

 

小老板也是一个Alpha,不过和大老板这种气场强大的比起来倒是亲切许多,跟纪徽也是基本上天天见面。一坐进车子里,就问纪徽,“去吃午饭了吗?”

 

纪徽老实回答:”还没。“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半。其实这问的基本上是废话——虽然只是司机,但也是随时待命,上司的会议还没结束,他哪来的机会自己溜出去吃午饭?纪徽心里犯嘀咕,却也没多话,他身上还保留着军队中一板一眼的作风。

 

没想到这时顾承文接了话茬,对他说道,“那就和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

 

————————————————

顾承文带他们去了一家附近的酒店,找了个包间。虽然满腹疑惑,等到菜上齐,纪徽也没多说一句话。他一贯如此,也明白大老板肯定有事跟他说,等他表态就行,不必多话。

 

只是,顾承文吃饭间隙一句话也没说,李凌刚开始看他迟迟不动筷,招呼了他几句,也没再说什么。

 

纪徽一顿饭吃的战战兢兢,有些食不知味。

 

等到顾承文放下碗筷,纪徽也跟着不再吃东西,双手下垂,看着大老板,一副一本正经洗耳恭听的样子。

 

只见顾承文自然地用湿巾擦了擦嘴,就问到:“纪徽,你在我手下,有两年了吧?”

 

纪徽答道:“下个月刚满两年。”

 

顾承文微微点头,“是这样,我想让你明天开始做我近身的保镖,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直呆在首都,需要跟我跑这跑那,风险也比较高,我会给你三倍的薪水,辛苦一点,愿不愿意?”

 

纪徽一怔,他想起自己之前也想过,为什么自己身为一个前特种兵,却只能给他当个司机。后来他问过另一位老板的司机,做了那么多年,有没有想过让老板给点自己什么东西。结果比他大了十岁的同僚笑笑:”兄弟,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人都到了这种地位了,你在他们面前玩心眼,人家就跟看猴子一,你做好你的事,你配得上了,他自然会给你安排,你配不上,你想再多都没用。”

 

后来纪徽再也没提过这种事。

 

看来现在是到了时候了,大老板肯定暗中观察过他,或许如今自己的能力和忠诚度已经得到了大老板的认可。纪徽点了点头,回了顾承文:“谢谢大老板提携,我愿意。”说完不知怎么,心中一股羞赧让纪徽别扭得很,仿佛自己答应了什么一样。但这种莫名的心理活动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他接着认真听顾承文的后话。
 

“那往后就辛苦你了纪徽,最近可能不会很太平,一上来就让你担顾忌,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明天七点到我家门口,找个时间收拾一点行李,尽量轻装上阵,去里约热内卢一趟,过一晚就回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