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李佳音

痴。

【贺红】我明明很有钱可我却总觉得自己很穷

菜菜一颗糖:

✲一发完!


✲灵魂伴侣梗


OOC T-T


复习复的昏古七,摸个小甜饼!






见一找到贺天的时候,贺天正在学校的天台上抽烟。他蹦蹦哒哒的走过去,在贺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在这儿干嘛呢,找你好久了”


“看不出来?抽烟。”贺天没看他,依旧把目光投向远方。


见一学着他的样子盯着远方深沉的看了三秒,然后突然提高了声音,“哎呀我不是来陪你看这个,我找到我的灵魂伴侣了,你猜谁!”


“展正希”贺天吐了口烟。


“哇!!不愧是贺天,你怎么知道!”


贺天颇为头疼的转头看着他,“上次你告诉我了你怀疑你的灵魂伴侣是他,而且不是他你能兴奋成这个样子?”


“我忘了哈哈哈,真的是他哈哈哈!我们分享痛觉,是双向分享,想到以后希希痛我也痛,就超级开心啊!”


说了句“恭喜”,贺天在墙上随手蹭灭了烟,顺手揉了把见一的金毛,“不说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不理会身后见一喂喂喂的乱叫,贺天晃了晃手下了楼。


 


关于灵魂伴侣,贺天跟见一在两个礼拜前讨论过,当时也是见一兴冲冲的来找他,说怀疑自己的灵魂伴侣是展希希,还问贺天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了没。


“当然没有,有的话也会第一时间切断和自己灵魂伴侣的连接”,即使那样做起来会很疼。


见一很奇怪贺天为什么会对灵魂伴侣这样排斥,“有个人跟你共享一项感觉不是很奇妙吗?如果是味觉,当你吃到了美味的东西,他的味蕾也会得到满足。如果两个人共同分享的是快乐,那简直更棒了,两个人就会有双倍的快乐了。”虽说灵魂伴侣共享的感觉是随机的,痛感,痒感,触感,甚至有人是视觉,可是冥冥之中两人被两条线牵起来,这简直太棒了,见一不懂贺天为什么总对这件事兴致缺缺。


“好吧,我问你,如果你的灵魂伴侣不是展正希,而是食堂打饭的阿姨呢?或者是灭绝师太,你会怎么想?”


“哈哈怎么可能是灭绝,她都那么老了。灵魂伴侣从启发到结束年龄限定是17到37周岁诶。虽说有些人觉醒的晚,有些人感官觉醒的早,但灭绝不可能啦不可能”


“是啊,说不定你的灵魂伴侣还在幼儿园偷看小女生上厕所”


“不一定就是男生啊!也有可能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见一听到这撅起了嘴不满的反驳道。


“你看,如果你的灵魂伴侣不是展正希的话,那就意味着别人要跟你一起分享你的感觉,分享你的心跳。同理,你自己的情绪也要受他人影响。我可接受不了别人控制我的情绪,所以一旦我和对方的感官都觉醒,我会去切断它”


见一思考了三秒钟,严肃的拍了拍贺天的肩,“有道理。如果我的灵魂伴侣不是展希希,那我也要切断。展希希的也要切断!”


 


现在很明显,见一已经找到他的灵魂伴侣了,并且已经确定了那是展正希。很好,他不用忍痛去隔断自己的灵魂线,也不用想办法隔断展正希的灵魂线,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和自己喜欢的人是灵魂伴侣。


想着想着贺天抬手揉了把自己浓郁的黑发,啧。


烦躁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前几天开始他莫名其妙产生的一种“感觉”——一种总是觉得自己很穷的感觉。


说起来谁信呢,贺天的家境,用他们学校的女生来说,“一个大写加粗的土豪,就算他什么都不干混吃等死,也有数不尽的钞票让他浪”当然他绝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人。


他自己也觉得荒唐,起初是有天中午去楼下买外面的时候,他看着商品价格突然产生了一种为什么要来这么贵的店买外卖,明明没有钱,随便买一点不就好了的感觉。那种心酸和窘迫实在太真实,以至于他抬腿就走出了饭店。离开饭店近五米远的时候他愣住了,因为觉得买不起外卖从饭店出来了??


这简直,可笑。


压下心中的疑惑,他还是返回去先把饭买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始,之后这种因为金钱原因的窘迫感就总是高频率的出现在他的大脑里。


再迟钝他也该懂了,简而言之,他的灵魂伴侣没有钱。


当然这不是真正让贺天烦躁的原因。他苦恼的是他不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谁。他就是想切断自己和灵魂伴侣之间的那条联系线,那也得先知道是谁。可能是刚觉醒的原因,他完全感觉不到对方是谁,性别年龄也丝毫不知,贺天甚至怀疑对方根本就还没有觉醒。也就是说现在只有自己饱受对方情绪的折磨,而对方对此毫不知情。


 


这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贺天蹲在窗户前抽完了一支烟,然后起身去买外卖。天天吃外卖,烦躁。时不时觉得自己很穷,更烦躁。


“一共83,谢谢。”营业员甜美的声音传来,贺天在掏钱包的付钱的时候却愣了愣。


又来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好贵,这个……也不便宜,甚至产生了这些都好贵干脆随便买个三明治吃好了。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贺天几乎要夺门而出找个附近的超市随便买个廉价的三明治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


“先生?”营业员的声音再次传来,贺天说了声抱歉迅速付了钱走人,


真是……烦躁。


快到楼底下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了认识的人。


是和展正希打架的那小子,贺天在学校注意过他,染着一头红发招摇过市。


贺天上前跟他打了个招呼,顺便强行拉他去自己家给自己做饭。


可惜最后让他跑了,但即使这样,这种和对方意想不到的见面也让贺天也依旧很开心。他承认,他对这个总是皱着眉毛的校园混混有着浓厚的兴趣。


 


“你又拉了他去你家给你做饭?”见一瞪大了眼睛表情夸张的问道


“做饭怎么了?你干嘛这么惊讶”


“你甚至不排斥跟他身体接触。我的天,你肯定是喜欢上他了!”


根据爱情砖家见一所说,“性趣是一切爱情的开始”,虽说在展正希一个拳头之后捂着脑袋鬼哭狼嚎,“我说的是兴趣!是兴啦!为什么要打我呜呜呜”


可贺天也因为这句话开始正视自己对红毛的感觉。他从来不是逃避问题的人,如果确定了对一个人的心意,那就该付出行动。


 


红毛将辣椒放在水下冲干净,然后切开小心的取出里面的辣椒籽,平时看起来总是凶巴巴的一个人,这时候却又那么温柔,他生着一双漂亮的双手,手指很长,在青椒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白净。


贺天不知道自己盯着红毛看了多久了,反倒是红毛,在发现他盯着自己看后,厉声厉气的开了口,“你、你他妈盯着我干嘛?”


贺天没忽略他红了一圈的耳廓,他觉得自己有些口干,“你灵魂伴侣的感官觉醒了吗?”莫名其妙就问出了这个问题,贺天觉得自己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没有。可能是我没有属于的伴侣,到现在一点反应也没有”


贺天松了口气,“哦,我也没有”


红毛没再理他,转头专心对付自己手上的青椒。


这是数不清他第几次给贺天做饭了。甚至有时候他和贺天在吃完饭后,因为做功课或者打游戏熬到太晚,他会直接住在贺天家里。


他觉得这没什么,跟贺天接触久了以后,他们逐渐发现了彼此相似的兴趣爱好,即使这个大少爷时常嘴贱爱挑刺还经常嫌弃这不吃那不吃,可偶尔流露出来的孤独感和对他(做的饭)的依赖感,让他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起码贺天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跟他相处很愉快。


当然这要忽略掉第二天他跟贺天一起上学是见一冲他俩挤眉弄眼的嘴脸,他对此的反应是一头问号,而贺天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我去买菜,你去拿箱牛奶,昨天我看了下家里牛奶喝完了。要纯牛奶,不要再买草莓味的了,甜死了!”红毛叮嘱完贺天往超市的蔬菜区走去。


贺天在听到红毛那句“家里牛奶喝完了”心情颇好的往冷藏区走去。


准确的说,他最近心情都很不错,红毛和他越来越亲密,他没有急于给红毛表白,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状态,虽说有时候红毛住在他家的时候只能看不能吃,可是灵魂伴侣的事儿还没解决,他不愿意在跟别人灵魂还联系着的状态下跟红毛在一起。


说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产生过“自己很穷”这种感觉了,大概对方最近过的也挺不错。


拎着袋子往家的方向走去,红毛在耳边喋喋不休,“卧槽我他妈就该自己去拿牛奶,你天天喝那个不腻?”


“不腻”


“牛奶就该喝纯牛奶才有益健康”


“你做的饭够补充我身体里需要的维生素了”


“那他妈能一样?”


扯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伴着他俩的脚步,路灯一盏一盏的亮了。


路边的广告牌也亮了起来,白色的灯光打在红毛的脸上,贺天突然想吻他身边的人。


还没来及有所动作,红毛的眼神亮了起来,贺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广告牌上是一款新出的限量版球鞋。


“真他妈好看”红毛感慨的砸吧了下嘴


“嗯”这双鞋贺天已经买了


“可惜太贵了。暑假看能不能找份兼职,哎不行,一个暑假赚的那点钱根本不够买”


“嗯。”确实太贵了,贺天由衷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好穷没有钱的酸涩又瞬间填满了胸膛,贺天也有些羡慕的看了眼广告牌。


嗯???!!!


贺天猛地回头看向红毛


“卧槽,你干嘛跟见了鬼一样的看我?”


“没什么,我现在要做一件事情,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事情……”


贺天的嘴堵上来的时候,红毛惊的手里的袋子都掉在了地上,新买的大蒜滚了一地,那是今晚熬鱼汤要用的啊!


贺天舌头撬开自己嘴巴并且伸进来的时候,他听见了旁边路过的女生的笑声。


在推开贺天先给他来一拳还是推开贺天先把地上的蒜捡起来这个问题里,他选择了搂上贺天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End.


 


 


啊啊补充下   毛毛灵魂伴侣没觉醒的原因是!因为贺总从来不会觉得这个好贵自己买不起哈哈哈


他俩相通的感觉就是没钱的辛酸!🙈🙈🙈

评论

热度(1022)